你的梦想,终将闪耀在国家的未来

2019年,朗玛峰成立12周年了。

12年,朗玛峰见证了中国创投业的变迁,从初生时代向繁荣时代再向规范时代。

12年,朗玛峰所有的经历,都可以概括为一句话:做伟大企业的基石

直面本质,毅力穿越周期

1999年,中国本土创投起步之年。

清科资料显示,1999年的国内创投每年投资额约20亿人民币,到2018年,每年投资额达到1万亿元人民币,是20年前的500倍。

在经历了牛熊交替的洗礼、规范化的治理和市场化的博弈之后,以开放式基金为主要产品形式的中国基金市场,产品体系不断优化,投资者群体逐步成熟,相关法律法规趋于完善,走过了国外成熟市场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走过的发展道路。

如果从朗玛峰成立的2007年算起,截止到2019年,尽管这段12年的时间里中国创投机构总体投资额依然增长了370倍,但很多同期的创投机构消亡了,而朗玛峰穿过丛林荒野,走出来了。

回首中国创投业的起步阶段,判断一个企业是否值得投资、成长性如何,别说对初生的朗玛峰是个难题,即使对成熟的创投机构,也是九死一生的选择。所以,朗玛峰一路走来,不可避免地一次次摔跤,又一次次爬起,跌跌撞撞,风雨兼程。

幸运的是,朗玛峰一开始就做出了今天看来非常正确的决定,就是青睐有自主技术创新的企业,投资的项目以科技含量高、成长性好的企业为主;尽管这类企业的成长与成功,较其他模式型企业,更艰难更缓慢。

无论多么难,朗玛峰“投资科技企业”的初心从来没有动摇过。

成长之路虽然坎坷,朗玛峰并没有经历大起大浮,生死一瞬。创始人肖建聪总结:“大成功没有,小成功常有;小错也不断,大错真没犯。”

能够不断壮大,得益于朗玛峰敢于直面本质,用创新穿越阈值,用毅力穿越周期。

作为最早关注新三板投资机会的创投机构之一,在公司成立第二年,朗玛峰就召开了新三板董秘座谈会。

为了闯出一条植根于本土和完全自主的模式,2009年朗玛峰形成了“募、投、管、退”闭环式管理模式,明确了科技创投的方向。

为了深耕北京,朗玛峰用5年的时间把北京地区深挖了一遍,积累的项目数量排在了北京创投前列。

为了坚定信念,2013年朗玛峰隆重发布“科技百强计划”,立志打造100家世界一流的科技企业。

为了和企业家同奔跑,共进步,2014年朗玛峰成立企业家大学,聘请国内外著名管理咨询导师,每月一期为企业家提供各种培训。

为了抢抓深圳科技金融创新先机,2016年朗玛峰将大湾区总部落户在深圳南山区,与北京双核驱动,投资版图铺向全国。

为了把握国家推动新一轮科技革命大机遇,2018年朗玛峰全力布局科技行业细分领域头部企业,用肖建聪的话形容:“把门板卖了也要投资优秀的科技企业”。

终于,随着科创板落地,朗玛峰多年的能量积蓄迅速得到释放。在科创板第一年上市的51家企业中,朗玛峰投中4家,而且这4家企业的市值全部位居科创板前列。

勇气,总是有价值的,只是这种价值在更远的天空闪现。

朗玛峰科创板成绩单

不是“我太难了”,而是容易的时代过去了

2019年马上要结束了,沉溺在“我太难了”情绪里的人,还在指责时代和他过不去。

其实,不是“我太难了”,而是容易的时代过去了。

2019年上半年国内创投基金募资总额为5700多亿人民币,募资金额同比下降19.4%;基金募集个数为1190只,同比下降47.2%;对外投资额为2600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60%。清科董事长倪正东称:“数据显示最活跃的早期机构今年投资额下降70%,投资个数下降70%。以前一个星期投3、4个项目,一年能投150个项目,现在则是好几个星期没有投资。”

大环境似乎真的严峻了,但大环境对一个企业来讲,真的那么重要?小品演员赵本山在《乡村爱情》里曾说了一个段子:“自己没能力就说没能力,怎么你到哪儿,哪都大环境不好,你是破坏大环境的人啊!”

一言惊醒梦中人。经济下行时期很多企业很难活下去,主要是因为自废内功失去战斗力。这些企业不是被竞争对手打死,而是被自己打败的。企业管理经典书《基业长青》里对15家经历过1930年代的大萧条的世界名企研究发现,萧条会使企业更强大,因为萧条迫使他们回归基本价值观,回归企业精神的本质和基本原则。因此,像现在这样的环境对那些能真正回归本源的企业是有利的。

越是在不容易的时代里,逆行者的身影越清晰,正如地球白垩纪来临,体型庞大的恐龙由于不适应突然的寒冬天气轰然倒下,但以哺乳动物为代表的新生物反而迅速发展,最终成为地球新的主宰。同样,那些缺乏有效投资策略、追逐热度的创投机构在资本寒冬中可能难以为继,但随着《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产品投资创业投资基金和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有关事项的通知》等利好消息的解绑,未来更具竞争力、小而强壮、足够头部引领的创投基金、产业基金来说,春天也许就在不远处。

寒冷当然在,温暖也存在,力量也在积蓄。

12月18日,《2019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发展报告》发布。中国独角兽企业在全球500强中有217家,有45家入围前100名,有5家入围前10名,数量和估值均居世界第一。中国的全球独角兽企业数量之所以最多,有两个主要原因,一个是中国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当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另一个就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迅速,有近50%的独角兽企业背后有中国投资人的身影。数据显示,在对独角兽企业的风险投资方面,2018年前10个月中,中国以创纪录的938亿美元领跑全球。排名第二的美国2018年以来风投总规模比中国低了22亿美元。世界其他地区年内风投总额全部加起来也不过534亿美元,差不多是同时期中国的一半。

由此可见,中国的创投发展速度之快,规模之大,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没有的。

很多向上的力量,已经从“难”的环境里生长出来了。

2019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榜单前十强

播种与收获,永远不会在一个季节里

朗玛峰的2019,是充实而稳健的。

截止到2019年11月底,全国已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有管理规模的共计21368家,管理基金规模在100亿及以上的有265家,50亿-100亿的有285家。按照这一标准,朗玛峰基金管理规模进入了全国前500强。

从天时、地利、人和的角度看,12年后的朗玛峰,不但具备了“蓄力一纪,可以远矣”的雄心壮志,更具备了“蓄力一纪,由是始之”的能力。

“天时”就是科技革命、改革开放再出发的时代机遇。

“地利”就是我们身处被世界看好的中国。

“人和”是朗玛峰正在努力优化的“铁军式”团队。

临近年底,各大媒体、研究机构纷纷亮出“年度总结表”,看得出,主调基本是对中国未来越来越乐观。

乐观在哪里呢?

首先是消费升级。中国社会变化越快越多,投资创业创新的机会就越多。建国以来的70年中,我们国家经历了农业社会、工业社会、信息社会、智能社会的巨大变化,今天中国社会还在快步前进。它带来了中国的80后、90后、95后、00后一代一代代际需求的快速变化。这个变化是世界上其他国家几乎没有的。

其次是中国科技的发展。新的东西层出不穷,很多都是革命性的,而且这一轮科技的驱动力周期长。未来二三十年,科学新发现会真正应用到产品或者服务当中。科学和技术相互促进,螺旋上升。在这个大前提下,朗玛峰关注的科技细分领域,首先就是芯片、传感器、5G、IoT包括大数据、人工智能、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等。朗玛峰主打的另一个领域是健康医疗生命科学。这是中国未来二三十年发生巨大变革的行业,有很多百亿估值的企业,将来自生物制药、医疗设备、诊断、服务、数据医疗等。

其三,乐观来自中国改革开放的决心。虽然现在经济下行压力大,但国家坚持稳中求进,坚持“不刺激+强改革”,积极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在资本市场方面,今年国家以空前的力度开通了科创板。《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又进一步明确提出创造条件推动创业板注册制改革。这对创投行业是重大利好,对科技创新企业是巨大机遇。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12年前,无论是专注模式创新的互联网公司,还是发力产品创新的硬件厂商,都还处于跟随外国科技巨头的阶段。那时的朗玛峰,既不想投模式类游戏类包括传统资源类企业,又苦于找不到“敢为天下先”的硬科技企业,迷惘和无措可想而知。经过10多年的发展,中国科技企业无论在硬件领域还是在软件赛道都杀入了第一梯队,并在5G前夜冲到了最前线。今天的中国新一代科技企业已经涌现出一些世界级伟大企业的“好苗子”。

“哪个企业才是下一个十年科技产业的C位?”所有的科技企业都在拷问自己这个问题。

中国的科技企业未来究竟能在全球科技产业链中扮演什么角色?这也是朗玛峰一直拷问自己的问题,因为它们扮演什么角色,朗玛峰就扮演什么角色。

朗玛峰,愿做英雄的宝剑。

追随英雄,道阻且长,好在,前面有光。

朗玛峰已投企业展示墙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在第十九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上,主办方清科集团带来一份堪称业内最详尽的年报。年报显示,按上市后第20个交易日的数据计算,今年VC/PE机构IPO账面回报超百亿的有10家,VC中IPO账面回报超10亿的机构有40家。

在账面回报超10亿的机构中,有朗玛峰一个位置;但这不是朗玛峰12年来最引以为傲的进步,朗玛峰自己比较满意的进步是什么呢?

第一、投资项目迅速增长。截至2018年底,朗玛峰累计投资了140余家企业,专注于高端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和新一代信息技术等高科技领域,已投企业包括澜起科技、虹软科技、天宜上佳、优必选、Insta360、翱捷科技、达闼科技、有孚网络和深之蓝等细分行业的龙头企业。

第二、IPO与拟IPO企业不断增加。朗玛峰已投企业中创业板上市1家、科创板上市4家、新三板挂牌20余家。除了已经上市的企业之外,朗玛峰还有数十家企业已经在IPO的路上。

第三、面向企业,朗玛峰将提高投资服务能力作为公司的未来工作一大重心。朗玛峰希望通过投资和朗玛峰大学两个抓手,把过去分散的、局部的、不成体系的服务,打造成一个全面的、系统化的、有朗玛峰特色的服务体系。服务体系包括融资对接、资本运作、市场开拓、企业文化等。

正是一直践行“投资+服务”的理念,朗玛峰努力做好已投企业的陪伴人和撑伞人,在已投企业中,有陪伴多年的清睿教育、数字绿土、同辉信息等,也有天使阶段一直跟随的川土微电子、艾利特、赛福基因等,还有首批科创板挂牌的澜起科技、天宜上佳、虹软科技等,也在它们最需要资本支持的时候获得了朗玛峰的投资。

2019 年 4 月 13 日,“中国创新创业大赛 ·以色列分站赛”,11 个优秀的以色列科技创新项目在朗玛峰公司路演, 旨在为朗玛峰已投企业提供国际前沿技术对接契机;期间,以色列科技企业创始人与朗玛峰大学学员们交流互动并合影留念

未来什么都有可能改变,唯有理想不会变

有一句笑话:“预测很难,尤其是关于未来”。

但是,投资最重要的就是预测未来。

我们回看一下历史:

1997年——2007年,互联网黄金10年,中国是最大受益者。

2007年——2017年,移动互联网黄金10年,中国是最大受益者。

2020年——2030年,5G和物联网时代,可以预测,中国还是最大受益者。

那么,谁将留在未来的受益群中?

发展不止步,增长常递进,是留在受益群中的最好方式。

肖建聪说:“12年来朗玛峰一直没变的是,每一年都比上一年好”。

朗玛峰的脚步不踏斜路,一直痴迷于企业的长期目标中。《基业长青》作者吉姆·柯林斯说:“创业没有捷径,唯一的途径是专注长期和持续努力,构建这样一家企业的唯一方式就是狂热。这种为事业痴迷的人通常不是受欢迎的人,但是这种为事业痴迷的倍增效应则无人能挡。”

朗玛峰不一定是中国最赚钱的创投,却是一家能够让投资人和企业家信任的创投。中国的投资市场,常常让人有可以赚快钱获大利的错觉,所以一些人倾向于把时间、精力、聪明放在短期的市场预测上。这就是为什么绝大多数人总想抄近道,不想走大道,到最后几乎所有的近道都变成了旁门左道。朗玛峰倡导“义大于利”。肖建聪常常提醒员工:“客户给你的每一分钱,你要把它看作是自己的父母辛勤劳动、勤俭节省、积攒了一辈子,交到你手上去打理的钱。”

朗玛峰有今天,是12年“痴迷企业、追求卓越、义大于利”的果。

昨日之因,今日之果。

命运并非巧妙,它只是公平。

朗玛峰倡导一分耕耘一份收获的“种地”哲学。图为公司组织员工到北京郊区农田收割小麦,感受收获的不易

2019年10月16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发布了《世界知识产权指标》(WIPI)年度报告,中国专利申请量世界排名第一。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受理的专利申请数量达到了创纪录的154万件,占到全世界专利申请量总和的近一半,相当于排名第二至第十一位的主管局专利申请量之和。

2019年12月12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经济杠杆约束已经将不再是强约束,科技创新、先进制造促进经济发展成为2020年的主线。在利率下降、资本市场改革、政策支持下,2020年或将迎来以科技为代表的牛市行情。

2019年12月13日,德勤中国发布研究报告,港交所再次蝉联全球新股融资冠军宝座。展望内地资本市场,科创板的进一步发展与创业板改革将成为市场亮点,进一步刺激科创企业于2020年在内地上市的意愿,2020年预计有百余只新股登陆科创板。

时光,只是对信念的敬意。

梦想,终将闪耀在国家的未来。

好日子,还在后头。

返回列表 >